您所在的位置:失望故事 > 无聊故事 >

只是突破创新的边界意识依然要有

发表时间: 2019-08-21

从《士兵突击》到《幸福像花儿一样》,《橙红年代》制片人张谦其实是做现实主义题材的一把好手。张谦曾解释说所谓“光环”不过是现实主义中的戏剧化处理,他希望塑造一个观众期望看到的正义形象,即便有些不真实。这种操作也许对剧作的商业化有所帮助,因为打斗更精彩,主角也更有光环,但刘子光“平民英雄”的设定,很难赋予其人物合理性,也不符合中国观众对现实主义创作的期待。仅以缉毒题材来看,电视剧有过《湄公河大案》,电影也有《湄公河行动》,这些作品中即便有无所不能的英雄设定,但都会赋予其一定的现实可能性,如特警和警方卧底身份等。

作为一部网络小说改编剧,《橙红年代》引起的改编争议倒不是很大,不过原著太“飞”的人设拿到电视荧屏上展现,还是会明显地“水土不服”。剧里保留了刘子光平民英雄的人设,但主角光环也会让观众挑剔,像与匪徒徒手搏斗、追摩托车等戏码都太不“普通人”,神化的主角与缉毒剧这种现实主义取向的类型显得有些脱节。

(责编:郜林筱(实习)、陈康清)

原标题:《橙红年代》:神化的平民英雄有点假

刚刚在东方、浙江卫视收官的电视剧《橙红年代》,最近一次登上热搜还是因为主演马思纯“哭了”,而男主角扮演者陈伟霆也在微博发声,呼吁粉丝们赶紧为收视率做贡献。对一部带有公安部金盾影视背景的缉毒片来说,这种宣传路数显然是要借演员的流量为剧带粉。

故事线的错综复杂本来就是缉毒剧的特色,标配的打斗戏、正反派之间惊心动魄的心理战,在《橙红年代》里的表现都算可圈可点。尤其是开篇在海外取景部分,剧集并没有像某些电视剧里浮皮潦草地用旁白带过,而是稳扎稳打地按照叙事交代,拍摄制作也算用心。这种开篇容易给人一种电视上看电影的错觉,也给该剧定下了一个偏高的基调,使得观看期待随之调高。不过,当剧情进入国内部分,男女主角开始发展情感线,男主刘子光相对“神化”的人设,让这个故事的可信度降低了,给剧集带来了一些负评。

“电影化拍摄+流量演员”,单从《橙红年代》的硬件配置来看,它应该是冲着让年轻人也看缉毒剧的目标而去的,这是电视剧制作者希望跟上时代步伐的一种努力,值得鼓励。从剧情推进的节奏来看,这也不是一部典型的“大妈剧”,第一集就交代了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,本是同乡的刘子光(陈伟霆饰)与聂万峰(刘奕君饰),因为加入贩毒集团导致背道而驰,这对好兄弟站在了正反两端。为了让人物设定更有戏剧冲突,已经打入贩毒集团卧底的刘子光居然因为意外失忆了,他回到家乡后又与女警胡蓉因为机缘巧合成为搭档,以平民英雄身份参与缉毒要案。

《橙红年代》希望塑造出“蜘蛛侠”“蝙蝠侠”一样的超级英雄,却忽略了作为一部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,观众最主要的期待首先是真实,其次才是超凡的英雄传奇。缉毒剧在类型上有所突破自然是可取的,只是突破创新的边界意识依然要有,这是《橙红年代》创作的遗憾。(李夏至)